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美麗重慶 | 趙瑜:峽口鎮筆記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趙瑜    日  期:2023年6月5日      

                                                                                          初夏,我與作家朋友七八人,來到重慶市南岸區峽口鎮。

                                                                                          峽口是南岸七鎮之一,位于南岸區東南面的南山下部,依山傍水,坐南朝北,兼具低山、淺丘、河谷等地形特征。鎮臨長江,與重慶市江北區郭家沱街道隔水相望。蜿蜒曲折的長江水穿越銅鑼峽,沿場鎮經廣陽島出境,奔涌向東而去。

                                                                                          峽口歷史文化源遠流長。遠古時期,流水環繞的江心島是天然的庇護所,能夠阻擋岸上大型猛獸的侵擾,為早期人類提供了棲息場所,而廣陽壩就發掘有新石器時代的遺址,出土了大量的陶片、石器,以及墓葬,意味著4000年前這里就有人類活動。明陳計長《野豬巖修路記》中說, 戰國時期,巴蔓子將軍曾在銅鑼峽外設灘城,置渡口。李膺《益州記》也云:過紫金山(銅鑼峽山脈)有古灘城,為巴子置津(渡口)處,是也。又東下,江水孤嶼成洲,曰廣陽壩,開面數百畝。

                                                                                          出了銅鑼峽,就是峽口鎮。清代叫烏羊鎮,傳說有黑毛野山羊從山上下來飲水,船工就把江邊的回水沱叫成烏羊沱。?康拇嗔,岸上搭起了草棚,逐漸形成街面,就以烏羊沱為名,取名烏羊場,后叫烏羊鎮。清同治九(1870)年,場鎮被洪水沖毀,重建復場時由當地名士李大興主持開場,故名大興場。這個名字一直叫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1993年,峽口鎮正式建立。如今已是街連市接、市場興旺、生態優良、四季繁花的現代化新型城鎮,獨具巴峽山鄉的美麗景觀、風土人情。

                                                                                          我們興起而來,正好遇到趕場。巴渝地區的鄉場興于唐宋,起初為數不多,集中在要道、水碼頭。著名作家李劼人《大波》里說:但凡趕場日子,再不濟事的鄉鎮,紅鍋飯鋪,都要開張。以前的大興場,每到趕場這一天,市集上琳瑯滿目,小販三五成群地從附近趕來擺攤,大家買進自家所需的東西,趁便約親友辦些事吃個豆花飯,也有人只是去看看熱鬧,算得上鎮里人最大的社交活動。如今隨著時代發展,就算道路已改變、聚居地已拆遷、鄰人已失散,民俗保留下來:369趕場,趕場天無論刮風下雨,雷打不動。

                                                                                          峽口的場,如今在江邊。場鎮的背景是那水墨畫兒似的南山,面對滔滔長江,說不出的寫意悠閑。雜而不亂攤在地上的商品,有城里商場再難尋蹤影的對襟花襖、棉綢夏裝、也有時令的山野鮮貨,春天的野山菌、夏天的側耳根、秋天的水果,冬天烏漆漆的老臘肉。居家用品、農家小菜、豬牛羊肉,與賣跌打藥酒的、吆喝家傳古董的、彈棉花的、磨剪子鏘菜刀的摩肩接踵地扎在一堆兒,和著哪家大喇叭里反復放著的流行歌曲,讓人覺得喜氣洋洋,耳目一新,更感受到了回憶與鄉情。

                                                                                          在場上,我們吃到了本土出產小五星枇杷。相較廣陽鎮出產大五星枇杷,峽口兩村種植的小五星甜度更高,肉質更細嫩,只是果實萼洼處五星較小。

                                                                                          大石村、西流村,峽口鎮永久保留的兩個村。大石村境內有天然巨石矗立山邊,故名大石,西流則因村內蘭草溪有山丘形似犀牛臥于水邊,故名犀牛村;后又以蘭草溪水從西往東流入長江,因而得名西流。

                                                                                          在鄉村振興戰略的指導下,鎮村干部齊心加油干,大石和西流如今都已經成了都市人的后花園、周末的休閑地。南山臘梅在全國聞名,種植歷史在大石村也相當久遠,上世紀60年代大文豪郭沫若在《重慶行》詩中贊頌聞道寒梅放,黃山最可觀。南山臘梅除了南山街道的雙龍村,就是峽口鎮的大石村種植多,品種好,有極品的素心臘梅。聰明的大石村通過電商平臺,將素心臘梅銷北京、上海等地,還遠銷美國、法國。沁人心脾的幽香,深受大眾喜歡。冬天,萬花凋零,唯有臘梅一山飄香,滿山金黃,游人如織。臘梅種植基地里,穿著漢服的年輕人穿梭在十里梅花里,如詩如畫。

                                                                                          走到西流村,峽口生態谷更是花團錦簇、七彩斑斕。峽口生態谷鄉村生態旅游基地是重慶市南岸區樂和人家農業專業合作社聯合社的重要項目之一。為盤活閑置的農村土地,增加農戶收入,生態谷共流轉土地100余畝,82戶農戶以土地入股,采用保底分紅模式參與并享有優先務工權,農戶不用承擔任何風險,在家門口就能務工;同時,農戶也可以傳承手工技藝,生產豆腐乳、枇杷膏等特色農產品。

                                                                                          月賞桃花,月看月季,月摘枇杷,月吃桃子,月嘗柑橘,一個青山綠水的生態景觀公園呈現在世人眼前,成為南岸區農村環境治理的典型。夏風吹得枇杷黃,我依路下谷,觀看農人制作枇杷膏,忽然想起小時候,最喜歡等媽媽熬枇杷膏。洗枇杷、榨果肉、燒柴火,反復攪動,不能間斷。土灶柴火慢慢熬,等著枇杷熬成膏,等著偷嘴,等著第二年枇杷結果,我們也長大了。季節限定、手工細作、決不添加防腐劑等嚴格要求僅僅是表象,而食客心里浮起的回憶和鄉情才是真正的味道秘方。生活在物質豐富的今天,趕上好日子的我們不曾體會父輩生活的艱辛,卻難以忘記把枇杷膏當珍品的童年時光,難以忘記母親制作美食的忙碌身影,一勺下去,回味甘甜。

                                                                                          走走停停,才會更了解這里的文化底蘊。例如西流村有一條溪河,相傳溪邊有仙人在此修煉,種植蘭草,故名蘭草溪;又說有個鴨棚堡,相傳此山堡下有一對金鴨兒,還會生蛋,當地農戶每晚聽到鴨叫而不見其蹤,但清晨又有鴨蛋撿。傳說眾多。而銅鑼峽更是古今聞名!栋涂h志》稱銅鑼峽為銅鑼關,距縣城東北三十余里。明代曹學儉《名勝記》云銅鑼峽以水聲似之,峽有關……有圓石高懸是銅鑼峽得名。一形一聲,有二說矣。清代名人孫宏,過銅鑼峽時曾題詩述懷:巴流初入峽,山徑一帆開。云傍篷窗起,波從石壁回。灘聲鳴急雨,風勢動驚雷。日暮哀猿發,重教客鼉催。

                                                                                          文人的詠唱讓人發思古之幽情,有一些城里人來這里開民宿了,民宿古樸,樹木青翠,庭院望出去,山峰、樹影,遠遠的江景,美不勝收。可以看書、種花、攝影、釣魚,偷得浮生半日閑。峽口鎮,由于其保留了傳統的人文風貌和優良的生態環境,蘊含著巴人傳統文化的深厚積淀,體現出巴人的根植所在,再加上其地理位置優越,特別適合于都市周末休閑體驗的旅游目的地特性,已經越來越受到都市文化階層和都市青年旅游者的青睞,將成為南岸鄉村旅游發展的新亮點。

                                                                                          AV黄色电影网址,台湾恶魔李宗瑞在线观看,www.插你,欧美超级乱婬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