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其他 > 正文

                                                                                          深入生活|許大立:唐家坡飛來領頭雁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許大立    日  期:2024年1月22日     

                                                                                            剛剛在梁平“唐家坡印象”的夯土農舍院壩里坐定,一碗碗熱氣騰騰的炒米糖水荷包蛋就送到了我們面前。未及入口,有不尋常的土香味溢入鼻翼,味覺神經也就躁動起來。


                                                                                            同行的梁平作家朱波波說,這是高梁山扈槽村的舊習,女婿上門拜見岳父母才能享受這種待遇。我剛想順其話開個玩笑,他卻改口說,貴客亦然,貴客亦然。把我掛在嘴邊的玩笑擋了回去。


                                                                                            陳麗麗是這里的熟客了。她拍了好多高梁山二環路的美景美帖在網絡平臺播放,誘惑我等,說此次來梁平不會是“老三篇”或者“三套車”了,保證讓你看點新的,寫點另類的。果然,一路上“必上梁山”“二環心語”等等新景點新設計次第展示,目不暇接。


                                                                                            此時只見她一聲呼喊“朱姐姐,客來了”,話音未落,從夯土房右屋里,即刻小跑出一位中年女子,口里不停地說著“歡迎歡迎”,釉紅的蘋果臉上堆砌著憨厚的笑。更讓我驚奇的是,她操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流利且清脆,侃侃而談,落落大方,有一種見過大世面的氣度。


                                                                                            陳麗麗介紹說,這位朱姐姐如今是返鄉創業的名人了。她曾是北京一知名企業高管,主動辭職返回故里,六年多來歷經艱辛,終于把“唐家坡印象”做成了自己喜歡的模樣。


                                                                                            我暗喜,此人便是我的采訪目標。于是直言不諱地對她說,你叫什么名字?你一定有故事,此行我就寫你吧。她笑答,我叫朱麗娟,朱元璋的朱,美麗的麗,女口月娟。清澈的笑聲響徹寬寬的壩子,一行人都被她吸引了過來。我說可以冒昧問一下你的芳齡嗎?她稍稍愣了一下,立馬笑答,40多了,出老,像50多。我立馬接話,哪里,我看也就30多吧。圍觀的人都附和,對、對,年輕著呢!又是一壩子歡聲笑語。


                                                                                            和朱麗娟交流起來太愉快。她思路清晰,邏輯嚴密,有問必答,而且資料保存豐富,有視頻,有文字,有錄音。很快,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在我的眼前立了起來:她十來歲上高中時便棄學去了北京,沒有別的原因,山里苦,家里窮,她想改變命運。梁平在外人看來一馬平川,富得流油,這高梁山區卻是例外,海拔1200米左右,山巒起伏,交通不便,物產不能說不豐富,卻因為山路崎嶇沒法送出去。一個地方貧或富,從它的民居可以大致看出端倪,這蟠龍鎮扈槽村一帶全是黃泥巴夯筑的土墻房,立馬讓我想到了自己當年插隊的村莊。


                                                                                            常有人說貧窮限制了一個人的想象,可卻沒有擋住朱麗娟青春的沖動。畢竟已經是互聯網時代了。她拿定主意出去闖蕩,而且選定去首都北京。為啥去北京不去深廣?她一言以蔽之,因為從小向往北京。

                                                                                            開初的日子太苦了,和所有北漂人一樣,服務員售貨員等等,但凡能賺錢糊口的工作朱麗娟都做過,直到有一天考入當年如日中天的一家大公司,她才走上了人生坦途。憑著勤奮和學習,憑著謙恭的心態,以及臉上永遠的微笑,朱麗娟的進步可以和上世紀90年代的GDP比肩,迅速由營業員起步,成為主任、店長、總部呼叫中心客訴及服務質量監督主管等,直至總部督導檢查部部長。


                                                                                            “你真是個人才!既然在北京發展這么好,咋又忽然動了離職回鄉之心?”作為曾經的記者,我職業病又犯了,單刀直入,直奔重點。


                                                                                            幾番詢問之下,朱麗娟方吐心曲。原來,隨著工作壓力越來越大,引得她的身體出現諸多不適,且心情郁郁,漸漸感到難以承受,開始考慮今后的去留。恰恰這時,家鄉老同學的幾張圖片一個視頻勾起了她的鄉愁。圖片視頻上是高梁山二環路上的美景,一條蜿蜒曲折的柏油路,赤橙黃綠濡染其間,黃泥巴農舍掩映阡陌之中,花開著,果紅了,麥黃了……

                                                                                          如果說思考人生下一步只是萌動于心底的一粒種子,那么這些圖片和視頻就是催化種子發芽的陽光和雨水。就在那一刻,她決定了。故鄉的風在召喚她,她要回去,她的青春熱血給了北京,她的壯年和智慧要回饋故土。她遞上了辭職報告,義無反顧,決絕而堅韌。


                                                                                            有閨蜜跟她說,朱姐,你奮斗了20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就這樣一走了之,值得嗎?你的先生是北京人,你的孩子在上學,你舍得放棄這一切嗎?你要想好!


                                                                                            這正是筆者要詢問的:你的家人理解嗎?你的先生支持嗎?你的孩子舍得嗎?


                                                                                            我感覺朱麗娟眼睛里有淚光閃爍,話音也變得溫柔了:我先生的母親是高級知識分子,特別特別理解我,非常尊重我的選擇,還從各方面支持我鼓勵我。我先生當然舍不得我走,可是我決心已定,絕不回頭。我把在北京買的集資房賣了,用作“唐家坡印象”的啟動資金,他一句話沒說。我的兒子在上大學,每到假期,都會和他爸一起到這里看我。實際上,我作這個決定絕不是一時沖動,2016年我二舅去世,我回家奔喪,曾專程考察過二環路鄉里鄉外,做了調查和預案。你看看我們這里的風景人文,看看遠山近水,真是一幅畫呀,背靠高梁山峰,遠眺蟠龍古鎮,乃上天賜給的風水寶地!

                                                                                            2017年,朱麗娟正式辭職返鄉,在扈槽村流轉了200多畝土地,主營果蔬種植和文旅民宿。她好學習,聽新聞里說有塊地撂荒多年而后種植,不施肥不打農藥,聽任莊稼自由生長,雖然產量低卻生態環保,且食無虞。她效仿之。她說村民的土地棄耕多年,化肥農藥基本降解,但是不施肥不可以。她就搞農家肥,把小時候的記憶收拾起來,人畜糞草木灰,土肥堆肥漚肥樣樣有。她農場生產的水果價格遠高過市場價,卻早早就被預訂搶購一空。


                                                                                            其實她也并非一帆風順。


                                                                                            從北京引進的良種桃樹,專請北京專家栽種剪枝,長勢良好?捎袔啄,北京專家來不了,只能由當地李樹專家剪枝,哪知隔行如隔山,桃李不是一家人,剪枝技術大相徑庭,結果是毀了桃樹。此后她從網上、書上學習剪枝和管理,居然自學成才,如今已駕輕就熟,儼然土專家了。


                                                                                            扈槽村地處深山,野獸出沒,以野豬居首。每到收獲季節,野豬就出來糟蹋水果和莊稼。它們可惡之處在于,吃桃子是毀滅性地吃,嘴夠不到桃子,就直接把樹枝掰斷了吃。一個好的結果枝生長周期至少兩年,加上培育期,掰斷了就意味著這五年白干。于是,那些時日朱麗娟就夜半起身,敲著響器,高聲吆喝,在野地里巡回往復。也不知這個弱女子哪來的勇氣,野豬惹急了會傷人的。昔日巡查全國店面的大公司總部部長,如今巡查的竟是野豬毀林。我問她其時心境如何?她呵呵一笑說,各有各的樂趣嘛,我這一鬧騰,它們都嚇跑了,以為哪里來的森林大王呢。


                                                                                            創業數年,朱麗娟投資數百萬元,收入少少,虧損多多。但2023年全面向好,果樹掛果,銷售暢通。果園采摘與網絡銷售并舉。除了果蔬,還有大米,他們采用生態種養的農產品尤受熱捧。最讓她寬慰的是,開始視其為“異類”的村民,已經把她當作鄉村振興的貼心人,有事找她,無事念她,大事小事咨詢她,反正村里有事都會想著她。


                                                                                            有意思的是,她很忙,一早和農工下地耕耘,有客來時親自下廚烹飪,既是老板,又是員工和廚師。20年北京生活,已習慣北方飯食的她,如今學得了一手川菜好廚藝。她已經把自己融入了這片山水田疇之中。我說你這般辛苦,不累嗎,圖個啥喲?她說還能圖個啥,圖個高興圖個舒坦啊,你信不信,我以前那些煩人的病痛全都消失了!


                                                                                            朱麗娟喜滋滋地告訴我,當下的扈槽村,有著中國傳統村落、美麗宜居鄉村、全國一村一品村(冷沙米)的閃亮頭銜。她也因所創建的“唐家坡印象”等,被市農業農村委納入鄉村產業振興帶頭人培育“頭雁”項目。就此,她已成為全國鄉村振興戰略中數以萬計“頭雁”中的一員,剛剛在市里集中學習培訓歸來。


                                                                                            我祝賀她說,你真棒!你是昔日飛去北方的一只雛雁,如今羽翼豐滿,已成頭雁,飛回來報效鄉梓,大展宏圖,英雄有用武之地,正當其時!

                                                                                          作者簡介


                                                                                          許大立,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重慶市新聞媒體作家協會名譽主席。研究生學歷,工商管理碩士,高級記者。已出版《琴癡》《原罪》《瑞麗的故事》《在春天里回望冬天》《美麗的飛翔》《此愛綿綿》《在我的城市上空飛翔》《烈日下愛在生長》等多部文學作品。曾榮獲重慶文學獎、人民日報副刊獎等獎項。

                                                                                          AV黄色电影网址,台湾恶魔李宗瑞在线观看,www.插你,欧美超级乱婬视频播放